作者簡介:黃彩燕,字篁竹,號清秋,女,微信號:HCY15807606856,1978年11月出生,廣西蒙山人,畢業于桂林空軍高炮學院。現為中國書畫家協會會員。自幼喜愛書畫藝術,并擅長詩詞文章。作品曾多次在全國詩書畫大賽中獲獎。
黃彩燕 作品我的六嬸(小說)
 
  有一天,六嬸正要掏米做飯,卻發現缸里沒米了,只好到鄰居劉大媽家借幾筒米。她生怕劉大媽裝不滿筒非要自個動手去量米。她笑瞇瞇對劉大媽說:“您年紀大了,眼睛花了,手腳不靈活了,還是讓我自己來量米吧!”沒等劉大媽回話,她已一個箭步到米缸邊猛地用筒往缸里挖米。把挖起的滿滿一筒米,用力震了幾下,震得米再也不能往下陷時,就用手使勁壓,把筒中的米弄成個小山一樣。這下才小心謹慎地把滿滿的一筒米倒進布口袋里,用同樣的方法,量了幾筒米,才心滿意足地回家做飯去了。
  
  不久,劉大媽家沒米了,她想到六嬸上次借了她幾筒米,就來到六嬸家。可巧六嬸家剛輾了米,有滿滿一小缸呢。知道劉大媽的來意,六嬸一把奪過布口袋皮笑肉不笑說:“劉大媽,您請坐,我這就給您量米去!”說著就輕手輕腳把米裝了小半筒,接著用手慢騰騰地往筒里加米,米剛好到平面,她就用手不停地把溢出筒面的米撥掉,撥了一遍又一遍,以致于把筒里的米弄成一個凹坑,這下方算是還了一筒米,用同樣的方法量了幾筒。然后喜洋洋走到劉大媽跟前,把布口袋遞給了她。
六嬸家的地與王大爺家的地相鄰。每次翻地,六嬸都會把王大爺家地上的土多挖些到自己地里來。這樣,年復一年,六嬸家的地越來越大,王大爺家的地卻越來越小。
六嬸總是把門關得緊緊的,生怕別人到她家來吃東西似的。有一次,我知道六嬸家煮了一鍋紅薯,特意叫來幾個伙伴,想方設法進六嬸家去。我靈機一動敲了六嬸家的門:“快開門呀,六叔又來信了!”她把門打開,我們就一窩蜂似的進屋來,此時六嬸知道上當了,要趕我們走。我們賴皮不走笑說:“好香的紅薯味啊,我們等吃了紅薯再走!”六嬸兇巴巴說:“剛下鍋,要煮很久,你們快走,要不上學準遲到,小心老師罰!”我們不聽她的,仍然在等,還久不久發問:“熟了沒?”六嬸不急不慢說:“沒有熟,沒有熟!”我都聞到一股濃濃的紅薯燒焦味了,可六嬸還是一個勁反復說:“沒有熟,沒有熟!”眼看就到上學時間,我們沒吃到紅薯,失望地上學去了。
第二天,母親講,昨日六嬸家燒壞一鍋紅薯,連鍋都燒了個大窟窿。大清早上集買鍋去。邊走邊罵個不停:“都怪那幾個小兔仔子,壞了我一鍋紅薯不說,鍋也給弄壞了,這下得花上不少銀子買鍋,還耽誤我大半天的工夫!”
  
  有天,六嬸到地里摘菜,被毒蛇咬到小腿。當時王大爺在旁邊撥草,飛跑到六嬸跟前,俯頭用嘴吸出毒汁,快速把用來擦汗的毛巾撕成幾條,扎到離咬口不遠處,阻止毒汁浸入心臟。快速把六嬸背回家,很快把村上的蛇醫找來。
鄉親們拎著禮物來看她。叫安心養傷,其它不用多想。王大爺主動提出給照料六嬸家的田地,我母親和劉大媽把六嬸的家務活全包下。這下把六嬸感動得一把濞涕一把淚,不知說些什么好。
在鄉親們的精心照料下,六嬸的腿很快就好了。她扛著鋤頭到地里,把自己地中的土,往王大爺地挖去。給劉大媽送米,劉大媽怎么也不肯收,六嬸誠懇地說:“你家的米是從集上買的,我的米是自己種的,準比你買的好吃,拿去吧,反正我家只我一個人吃飯,吃不完。”
喜歡詩歌的朋友,可以微信查找公眾號“詩人思歸”或長按并識別下面的二維碼免費訂閱。天天有精彩,期待你關注!!
? 《思歸客》紙刊繼續征稿中,《思歸客》第一期15元一本(含郵費),《思歸客》第二期25元一本(含郵費),思歸個人詩集《心之語》36元一本(含郵費),即日起開始接受預定,凡預定者作品優先入選刊登。
?《思歸客》封面封底人物請私聊,有出個人詩集或合集的朋友也請私聊。
? 感謝各位詩詞作家大力支持,不吝賜稿,本平臺也將略備薄酬答謝大家。請朋友們把詩作、個人簡介、近照、配圖發送至 yseduunion@163.com.
?已發表作品的朋友請添加思歸個人微信號czj690430為好友,以便稿酬及時發放。謝謝支持!
請根據作品質量,點下方贊賞 打賞。賞金一半為作者稿酬。
贊賞自覺自愿 多少隨心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