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績快報顯示,暴風集團2018年實現營收11.23億元,較上年同期下滑41.34%;歸母凈利潤大幅虧損10.9億元,且低于此前業績預期區間下限1.7億元《投資時報》記者 孟楠
“魔鏡魔鏡告訴我,暴風暴風要什么?”
先是從曾經80后電腦里唯一的播放器轉型在線視頻,到緊跟市場熱點布局VR、體育、金融、區塊鏈、電影卻罕見成功,再至“ALL FOR TV”戰略狀況頻出,面對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暴風集團,300431.SZ)上市以來的屢番躁動,投資者一臉無奈。
更令他們痛心的是,與NBA水貨狀元們“出道即巔峰,轉瞬即隕落”的職業生涯類似,作為2015年新股中的明星公司,暴風集團首登深交所即錄得連續29個漲停,并在上市兩個月時間憑借總計37個漲停板達到408億元市值的歷史高點。然而如今,截至2019年2月28日,該公司9.42元/股收盤價較52周高點下挫近7成,距其市值的“高光點”蒸發接近380億元。
壞消息仍在延續。
2月27日晚間,暴風集團發布的2018年度業績快報顯示,2018年實現營收11.23億元,較上年同期下滑41.34%;歸母凈利潤大幅虧損10.9億元——這一數值超出此前業績預告中預計區間為-9.2億元至-9.25億元歸母凈利潤虧損下線1.7億元。
對于營收下滑原因,該公司解釋稱,主要系其子公司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智能”)受資金周轉影響,庫存備貨不足致收入有所下降。其次,互聯網視頻行業競爭加劇致該項業務營收下降。
業績轉盈為虧方面主要系該公司計提了權益性投資減值準備、應收款項壞賬準備、存貨跌價準備等資產減值損失,以及暴風智能的互聯網電視業務成本費用增加所致。
而大額計提減值準備帶來的后果是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所有者權益大幅下挫97.99%至2140.81萬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每股凈資產則由3.25元降至0.07元。“ALL FOR TV”雷聲大雨點小
對于計提減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暴風集團此前在對深交所《問詢函》的回復中作了說明:權益性投資減值方面,作為該公司長期股權投資的上海浸鑫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上海浸鑫),因基金投資項目破產無法收回投資成本計提的減值金額為1.42億元;而其旗下子公司北京魔鏡未來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魔鏡未來)計提了1.04億元的減值金額,原因則是“經營困難,資不抵債”。
《投資時報》記者了解到,上海浸鑫是由暴風集團聯合光大資本在2016年2月設立的產業并購基金,規模為52億元,其中暴風集團作為LP出資2億元。是年5月,該基金收購了估值14億美元、全球體育版權市場龍頭MP&Silva公司65%股權。據悉,后者成立于2004年,核心業務是體育賽事版權的收購、管理和分銷,幾乎涵蓋全球范圍內的主流頂級賽事。
不幸的是,2018年10月,已陷入經營困境的標的公司被英國高等法院宣布破產清算。
2019年2月1日和2月24日,光大證券(06178.HK)和暴風集團先后發布公告稱,“投資項目出現風險,預計損失暫無法準確估計。”
此外,暴風集團還因該項目破產計提了4800萬元的應收款項壞賬損失,而在魔鏡未來上計提的應收款項壞賬損失則達7213萬元。后者的核心產品,曾是該公司一度重磅打造的“爆款”——暴風魔鏡。但這項經歷多達5輪融資,且備受各路資本青睞的VR業務,在行業寒冬中終究也逃不過“崩盤”的命運。
更麻煩的是,2018年7月9日,因暴風集團創始人馮鑫持有公司的327萬股股票被法院司法凍結,導致該公司股票跌停。而“凍結”的原因則是,由暴風魔鏡第二輪融資的領投方中信資本意圖在2017年提前撤資引發雙方之間的股權轉讓合同糾紛。
盡管馮鑫當天在集團官方微信發表文章承認了公司近年來面臨的資金壓力、戰略失誤,以及解釋了“股權被凍結”和“ALL FOR TV”的原因。
在他看來,“暴風TV2019年可以進入盈利期,2020和2021年應該至少有一二十億利潤的期望值,而且還會保持很高的增長速度。”然而,暴風集團2018年該板塊的業績數據恐難支撐上述樂觀預測。
公開資料顯示,該公司持有暴風TV所屬的暴風智能23.30%股權。2016年至2018年,暴風集團承擔后者的虧損額分別為1.03億元、0.87億元和1.73億元(未經審計的預測值)。
“在中國彩電量額齊跌的寒冬行情環境下,暴風集團低價強占市場的戰略無可厚非。問題是,受成本費用上升和營收下滑的盈利指標‘雙殺’因素影響,該公司虧損或進一步擴大。”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在接受《投資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與暴風集團在2018年5月創出14萬臺電視的月出貨量最高記錄形成鮮明對比,由于部分存貨因公允價值減去處置費用后的凈額低于賬面成本,導致其2018年計提資產減值損失6656萬元。
一邊是財務失血,另一邊則是無人援手。暴風集團在去年7月計劃引入規模為5億元的戰略投資,但至今仍無人問津。而其資產負債率也在去年三季度末攀升至78.65%。
“烏龍事件”背后訴訟纏身
處于“風暴眼”的暴風集團,哪怕稍有動作便被置于輿論漩渦。
2019年2月24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暴風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控股”)與暴風集團屬于不同的經營主體, 二者之間并無控制關系。同時該公司澄清,截至公告披露日,馮鑫并未卸任上市公司暴風集團的法定代表人,且依然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澄清”的起因,緣于近日變更法定代表人的暴風控股被外界誤以為是暴風集團。而后者曾因與部分離職人員的勞動糾紛被列入“執行人名單”從而被外界錯當“老賴”。
《投資時報》記者調查發現,據天津市市場主體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公開的資料顯示,暴風控股的法定代表人于2月19日由馮鑫變更為姜自權,后者任職的起始時間為2019年1月31日,而馮鑫仍擔任董事長一職。巧合的是,就在暴風控股法人變更的一個月前,12月25日,暴風體育(北京)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暴風體育)的法人代表變更采取了同樣的操作。
天眼查顯示,暴風控股存在司法協助信息,涉及馮鑫三筆合計600萬股股權的凍結信息。而暴風體育則因MP&Silva公司破產事件影響不幸也淪為“失信被執行人”。
暴風魔鏡同樣未能幸免。
盡管早在2016年馮鑫就已不是魔鏡未來及其全資子公司北京暴風魔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魔鏡科技)的法人,但在2019年1月29日和去年12月18日,兩家公司的法人均由黃曉杰變更為黃世克。
司法風險方面,天眼查顯示,魔鏡未來的四宗法律訴訟案均與中信資本的股權轉讓糾紛有關。而在2018年7月9日,該公司一宗因涉及金額164.19萬元的案件被列入了“被執行人”名單。
魔鏡科技的境況更加糟糕。除30條開庭公告信息、涉及106宗法律訴訟案和9則被執行人信息外,該公司還因兩宗全部未履行被執行人義務的訴訟案而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